阿年

我的一个苍牙徒弟



  前几天和一个好友打赌,1v1我赢了就管我叫师父,他主苍牙的,我是主熊猫的,但是他苍牙等级比我阿力高,所以我们双方都用的四十级的琳hhhh

我成了他的师父之后日常就是 徒儿!师父打不过这个boss,你快来救救师父呀!(与正文无关,我只是因为这事突然想写这个梗)hhh

     正文↓

   大家一起聚在一起捞金鱼,请自己喜欢的人吃苹果糖,一起去看烟火大会,不然的话...那就拉自己喜欢的人在夏日祭表白吧~听说很容易成功哦。(这是老板娘今天对苍牙说的话,因为苍牙是今天第一个到老板娘店里买东西的人。)

  苍牙拿出一千竞技币打算抽五发就走,他对这些庆典活动什么的不太感兴趣,他还是喜欢他的风纹石。

   “唔...苍牙啊,你应该找个对象了哦,我每次看你都是一个人来的,要不然就是五个人一起来的,这都好几年了呢...”老板娘摇着扇子对着苍牙调侃道。老板娘很喜欢精英小队的六个人,就是可惜以后都不怎么能见到隼白了吧...

   “...我还是习惯一个人,多谢老板娘关心”苍牙带着面具看不出任何情绪。

   是什么时候变得能够习惯一个人了呢?是从前往云之国学习的时候,还是...在失去了鬼之后呢?

   “唉...苍牙,晚上有烟火大会,你要是闲的话可以去看看哦,很漂亮的呢”老板娘还是笑眯眯的对着苍牙说。

    毕竟一个人待久了,对任何人都不太容易提起兴趣来,就算有感兴趣的人了,但是总是会害怕自己不够好,不敢接近对方,这是需要时间的,急不来的。

   “牙仔啊,早!”阿力对这个家族里的精英还是有挺高的好感的,他在这个家族里呆的时间最长,一直是长老,族长都换了好几任了,以前的族长琳和长老小椒也问过他要不要接手族长这个位置,他笑着婉拒了。他说

     “你们都要走完了,我还做这个族长作甚?待在这里养老吗?hhh”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还是在这个家族待到了现在,还是舍不得啊,毕竟...这可是他和那几个挚交最初开始的地方,他比较怀旧,终归还是舍不得。

    现在最后一个留在这的挚交小黑明天就要走了,说是要去找琳和小椒现在待的的家族了,只剩下阿力一个人了。阿力也在想是时候走了呢,换个地方和他们继续拌嘴吧。

   “嗯,早”苍牙礼貌性的对阿力道了声早,他今天还是和往常一样来家族商店买点东西,顺便带带家族里萌新。

   “牙仔,我要走了”。阿力对苍牙说。

   苍牙是在族长他们走了之后和他关系最好的人,他本来想无声无息的离开这里,但是阿力觉得有必要跟他说一声,和他道个别什么的,今天晚上再和他一起喝几杯好了。

   不过有件事他一直都没想明白,明明苍牙现在的实力去别的家族随随便便就能混个长老来当当,虽然苍牙曾经还是被他带着打各种悬赏,不过现在苍牙已经可以吊着他锤了,但是为什么还留在这呢?难道苍牙也像他一样怀旧吗?但是也看不出来啊...

   “要走了?那你接下来打算上哪去?跟族长他们一起吗”?苍牙有点生气,但是自己也说不上来这是为什么,但就是心里不舒服,明明是自己陪他在这个人去楼空的家族里待这么长的时间到最后他还是要和琳,小椒和小黑他们一起。

   阿力不以为然,全当他是因为自己离开了这个家族而生气。

    他对苍牙说“我们还是能一起玩嘛,一起打悬赏,打打血影孤儿,还是和以前没变化的啦。”阿力拍了拍苍牙的肩膀,然后拥抱了上去。

   苍牙暗自握紧拳头,他对阿力说“你不是一直想让我当你徒弟吗?今天我们一起打33你如果比我厉害我就做你徒弟,怎么样?”阿力松开双臂,他有点懵,他不清楚苍牙今天是哪根筋不对,怎么突然又想开了要做他徒弟了?以前他带苍牙打那么久悬赏,结果这小子到好做了别人的徒弟,让他叫声干师父都不肯。

    阿力虽然云里雾里的,但还是下意识的答应了,但是在他点头的一瞬间苍牙说出了下半句话。

   “但是我赢了你就得叫我师父,怎么样,很公平吧。”苍牙带着面具看不出表情,但是能从他的语气里听出来他不高兴,而且还蛮生气的。

   “龟儿子!你皮痒是吧。”阿力绕是反应在慢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他被苍牙这个龟儿子给坑了。

   阿力抄起一文字就要砍到苍牙脸上了,结果这货三段跳跑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力哥哈哈哈”小黑从后面的屏风里走出来,小黑捂着肚子笑得前胸贴后背,就差没躺地上笑了,力哥以前可是带着牙仔打了好久的,牙仔有什么打不过的ss悬赏他马上就联系琳和小椒顺便把他也叫上,花了二三十勾玉才把牙仔的那张ss悬赏带过得,结果现在被牙仔坑的要叫牙仔师父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黑...看来你知道了不得了的事情...”阿力回头看向小黑,露出坏笑。

   “你完了!臭小黑!你居然偷听!看来只能杀你灭口了!看招!”阿力猛的向小黑扑过去,使出了挠痒痒攻击,那天小黑的小声格外大声,随着风声飘向了四处。

   站在他们家族楼下的琳听着小黑的笑声感叹道“今日的风儿甚是喧嚣啊”。